不能將放開落戶限制簡單等同為搶人
2021-03-17 09:43 作者:王亞煌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王亞煌

近幾年,中央關于或涉及到放寬落戶限制和戶籍改革的文件接連出爐。在2018年12月到今年1月,前后就有《關于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行動方案》五個重量級文件發布,要求全面放寬落戶限制。

在這一精神指導下,很多城市紛紛放開了落戶限制。從早些時候的西安、南京、武漢、成都、長沙等省會城市放開大學生無條件落戶開始,后面放開落戶城市的條件越來越寬,到了最近,燕郊、青島、??谶@些長期設限的城市也加入了開放隊伍,對學歷、年齡等條件已無限制,基本上有房就可以落戶。

大型城市落戶限制的取消,也常被輿論認為是在“搶人”。在人口出生率跌至警戒線,一些地區已經因為人口下降出現經濟失速的情況下,很多城市還是對未來有足夠警覺的??v然現在城市光鮮亮麗,高樓林立,房價高企,基建完整,學校漂亮,但如果未來一下少了一半以上的人口,那么也會變成鬼城和死城。中國很多縣市的中小學已經出現了因為招收不到學生的廢校危機,在他們之后下一個可能就是二三線城市了。

但是,放開落戶限制固然有部分城市“搶人”的盤算,但卻不是決策的主要考量,將其簡單等同為城市在“搶人”了,有點對經濟危言聳聽的意味,并不客觀。

因為放開落戶限制實際上是在補課,從一些已經放開落戶的城市情況來看,落戶的主體是在當地工作或生活多年一直未能解決戶籍問題的既有人口。對于外來人口的吸引力,特別是年輕人的主要選擇,依然是在北上廣深這幾個并未放開落戶限制的一線城市。是否便于落戶,并不是年輕人擇業的主要考量,他們的主要考量還是發展機會和待遇。從這個角度來說,放開落戶限制是完善人口服務配套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提升城市公共服務能力的表現,而并不是網絡所傳的“搶人”。

從中央發布的幾個文件中,也不難看出這一點。戶籍改革的兩大方向,依然是逐步取消綁定在戶籍上的各項福利,實現居住人口和戶籍人口間的平等以及放開戶籍的約束,實現人的自由流動。

在取消戶籍綁定福利方面。目前改革的方向是分三步走的:對于中小城市而言,或已經放開了落戶限制,或放開了戶籍綁定福利,實現了教育、醫療、住房的同權。對于大城市來說,則探索以都市圈或者城市群的形式,推動區域內戶籍、醫療的互認制度。而對于一線城市來說,則在不斷推進積分落戶制度優化的前提下,為非戶籍常住人口提供配套保障住房,并逐漸放開教育和醫療資源。

在放開戶籍的約束上,除了《關于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提到的“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全面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完善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積分落戶政策。 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會保險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這一基本方向之外,此次還有一點值得特別關注的是,在山東省戶籍新政中,將允許原進城落戶農村人口回農村落戶。這就更加超出“搶人”的范疇了。

在城鄉戶籍制度僅單向流動的背景下,山東省允許一些符合條件的人口回農村落戶,事實上實現了很多學者一直呼吁的人口雙向流動。

這種市民返鄉對于緩解大城市壓力,以及帶動鄉村建設都有積極意義。更進一步來說,未來是不是可以探索城里退休群體購買農村宅基地和房子,建立分配機制,政府、村集體、農民各拿一部分,讓農村宅基地交易適度松動,解決“空心村”問題,甚至準許宅基地的自由買賣,從而探討打破土地二元制。

而這樣的改革嘗試,以及由此引發的討論和研究,相比單純看城市“搶人”的熱點,不論對于城鎮化,還是將來的土地制度改革,都將更有裨益。

作者系媒體評論員

(校對:顏京寧)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无码,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